大剑西去- 第五十四章 纨绔子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月弦心 书名:大剑西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归璨经历两日,方才赶到天衢关外,其中时间差有些长,不过许青池也只是比他早到两日,宋知玉则是前脚刚到,相隔了半日而已。

    天衢关大门不关,多年如此,城内外均有不少江湖散人,见到周归璨大多不认识。

    君少康躺在马车内,三个时辰前已经醒了过来,只是伤势颇重,便是好好休养也需一年半载方可复原。且复原后修为是否会跌落还未可知,但目前情况不容乐观,陆寻云知道有丹药可用,但过于珍贵,很难得到一粒半粒。他们不能想着尝试去获取各种珍贵丹药来帮君少康疗伤,而是务必要药到病除,不能尝试,而是必须。

    门口有贩夫走卒,往年这个时候,可是最赚钱的日子。

    有人吆喝各种绫罗绸缎,有人摆卖各种水果糕点,修炼之人清淡寡欢,也会有不少年轻子弟买一些糕点糖果吃。

    一些散人看着周归璨,其中有人当年到过木林镇,认出了他,低声说了几句,各自散开。周归璨虽是无名之辈,但当年木林镇一事让他名声大噪,诸多人不见其人,但闻其名。见过的人都知道他本是正道浅野剑阁弟子,遭逢大变入了邪山,只怕对正道恨之入骨,是以不招惹便不惹,免得麻烦。

    马车进了城内,两旁官兵是作摆设,看都不曾看一眼。

    陆寻云道:“公子,他们在西首三百五十号?!?br />
    周归璨微微点头,前头迎来叫卖声,但见一块布台摆的极长,上面放满了各种绸缎,华丽至极。

    听说周归璨也来了?

    一时间这句话传了好几条街道,散人们私下讨论,都围绕着周归璨,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出现在此等场合,算是头一次露面。三年过去,这个孩子便是天赋再高,也不可能脱胎换骨,是以为不过来凑个热闹。

    小斑子道:“公子,你名气可大着呢?!?br />
    周归璨道:“是啊,当年我是在耻辱中出了名头,大家说起来,也不过是说我周归璨欺师灭祖,沦为邪魔小丑?!?br />
    小斑子哼了一声,道:“这些人肤浅至极?!?br />
    周归璨路过那绸缎铺子,摇头道:“不,他们从不肤浅,只是有些看重命格,若是肤浅的人,怎么能说的这么精彩呢?”

    铺子里传来一个声音:“我家小姐不买了还不行?”

    又有一个阴柔的声音说道:“怎么能不买呢,姑娘这般美艳,不买可就浪费了,我送给姑娘吧?!?br />
    女子道:“我家小姐不稀罕?!?br />
    那声音哈哈一笑,道:“稀不稀罕无所谓,我要送,你就要收。收了呢自然就是我的人了,在这条大街,还没有我想要还得不到的,你们既然来了这里,我不妨直说了,这条街都是我的?!?br />
    女子怒道:“口出狂言!”

    却听见一个心平气和的女声道:“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不买就是不买,走吧?!?br />
    周归璨等人路过,往里面瞧了一眼,见是三男两女,径直走过,不想多看。谁知刚走了两步,那两个女子走出店铺,与周归璨擦肩而过,闻到她身上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陆寻云心知在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怕卷入这闹市是非中,先前一步护着周归璨。

    一男子走出店铺,挡住女子去路,道:“姑娘是哪个门派的?”正好挡在周归璨前面。

    女子道:“与你何干?!?br />
    男子道:“当然与我有关系了,我父亲是天衢关的守城将军,你们远来是客,我自要好好招待,这送一些布匹算不上什么,稍后还请姑娘去府上做客??刹灰蝗ヅ?,这样我会很不高兴,我一个不高兴,你们也就不高兴,整座城都不高兴,何必呢,是不是姑娘?”

    小斑子只想臭骂一声好不要脸。

    周归璨见路被堵住,便绕开从一旁走。

    女子道:“可真是胆大包天,这是你父亲的天衢关,但更是朝廷的,怎么,难道天高皇帝远,你们连朝廷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男子一个转身又挡住女子去路,恰好又把周归璨给拦住了,他嬉皮笑脸地道:“不瞒你说,还真是天高皇帝远,谁不知道此地谁也管不了?我父亲是此城将军,什么都是由他说了算?!彼底派焓秩ヌ襞酉掳?。

    女子避开,冷冷地道:“我听闻慕容单将军为人正直,天衢关地理位置特殊,但他也不辱使命,你作为他的儿子,应该做的更好。怎么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玷污你爹爹的名声?”

    男子立时不悦,道:“我爹爹如何要你说?我纨绔不纨绔,也是你能说的?姑娘,我可是以礼相待,你却恶语相向,大伙都看见了,这姑娘长的水灵,说话却毒如蛇蝎?!币蛔?,冲看热闹的一抱拳,见周归璨最近,问道:“可是?”

    一些围观者纷纷道:“是啊是啊,将军府公子可是极好的,我们都曾受过不少恩惠呢,姑娘你也别想多了,他为人热诚?!?br />
    周归璨不回答,陆寻云道:“这位朋友,你挡住我们的去路了?!?br />
    女子面若寒霜,斥道:“好,要做客是吧,那便去,带我去你府上?!?br />
    另一女子道:“小姐?”拉住她的手腕。

    女子道:“小荷莫怕,我们既然来了天衢关,便是要好好见识一下的。堂堂将军府,总不可能对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样吧,大家可都知道我去了将军府,若是出了点事,传出去这将军的脸往哪搁?”

    一些人暗自喝彩。

    周归璨不由看向那女子,约莫二十来岁,穿着朴素却有一种出尘的气质,面容也是相当美貌,脸蛋红润而睫毛修长,眼睛水灵灵的宛如两颗黑珍珠。眉心有一点绯红朱砂痣,只是与一般的朱砂痣不同,这痣上有三条淡蓝色的纹路散开,其身上有一股天然的富贵气质,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帝王将相一般。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义正言辞,再看女子脸上正气笼罩,隐隐有龙隐之势。他不知道这女子是何门何派,但能做到如此,必然非同一般,顿时对她刮目相看。

    男子却道:“我哪里挡住你的去路了?”

    周归璨道:“这位小姐的话,你可好好回答?!币右慌宰吖?。

    男子又挡住,说:“这大街宽敞,你从哪里不是走,为何偏偏说我挡住了你的去路?”

    陆寻云道:“你又挡住了?!?br />
    男子立时不悦,喝道:“我哪里挡住了你的去路,你睁开狗眼看清楚!”

    小斑子道:“我只看到一条狗三番五次挡住去路,还睁眼说瞎话?!?br />
    小荷拉住女子,道:“小姐我们走吧,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这次我们是单独出来,此地邪山歪道甚多,不要惹上麻烦?!?br />
    女子道:“不急?!?br />
    男子很是生气,小斑子说话从不遮掩,直达要害。冲上去道:“你这个丑八怪,刚才说的什么,谁是狗?”随着他这一声,周围涌来七八人,虎视眈眈瞧着小斑子。

    周归璨皱起眉头,看向陆寻云,他也有些不悦,道:“朋友,让开了?!?br />
    男子道:“不让!”他眉间带着怒气,伸手道:“几位既然想做一个管事的人,那就好好尝尝被管的滋味。大家也都瞧见了,不是我不给各门各派以及邪山众修面子,而是有人不给我面子。在这天衢关,既然不给我慕容少面子,那就是不给慕容家面子,反正都不要面子了,那又何必装腔作势?!?br />
    小斑子吐舌道:“呸呸呸,面子面子,听的耳朵疼,狗吠之言?!?br />
    慕容少勃然大怒,指着小斑子骂道:“丑八怪找死,抓起来!”他身后的人听闻一马当先,要将周归璨等人擒下。

    周归璨道:“初来贵地,就要拿人是问,还真是头一遭,本不想惹事,却偏偏有人不依不饶,当真是身在乾坤,天地无朗啊?!鼻嗍R缓?,周围势道陡然凝固。

    众人只见四周寒光闪闪,却又什么也看不到,天际有光,射穿云层。

    女子眼里带着一丝好奇,道:“小荷,这位公子好强的势道?!?br />
    小荷也道:“是啊,年纪轻轻看不出来呢?!?br />
    陆寻云道:“公子,不可鲁莽,他毕竟是慕容单的儿子,我们在此地还需呆上一些时日?!?br />
    周归璨冷哼一声:“陆大哥,是我们鲁莽么,是这世道本就如此,我在木林镇尝过一遍,早就已经看透了。你便是百般不愿,他总会找上门,若是能躲过,这世间哪里还有那么多的不公?!?br />
    一声不公,平万里就要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