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历史军事 >纵横河山 > 第一卷 初入汉末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决战广平(二)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纵横河山-第一卷 初入汉末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决战广平(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青山一把火 书名:纵横河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面暂时还没有动静!”

    “这是围三撅一啊,看来他们是铁了心,想要攻破我这广平城了?!弊谠泵嫔暇?,“传令,调预备队上城,他们想要破我这广平城,没那么容易!告诉沈奇和王真,我们不然成为第一个被攻破城池的讨伐军,那将是一生的耻辱!南中郎将刘将军正在赶过来的路上,让将士们坚持住,只要顶住了这一波攻击,这些蛾贼就会后劲乏力,那时,就是他们的死期!”

    随着城内预备队上城加强了防御,岌岌可危的防线终于稳固了一些,不过依然有些吃紧。

    “孙仲!”城外,见到原本已经攻上来城楼的黄巾军,又被挡了下来,而且城墙上的人影忽然密集了一些,显然,城里的预备队上去了。而城里有多少兵马,大家都很清楚,现在既然连预备队都上城了,也就是说,广平城里的兵力已经全部调用完了,后面再没有了兵力可以加了。

    “属下在,请地公将军吩咐!”孙仲站了出来。

    “你再带一万人上去,今天必须把广平城给我攻破了!”

    “领命!”孙仲大喊道,“兄弟们,跟我来!”

    “将军,蛾贼又增兵了,我们快要挡不住了!”宗员的副将吴奂跑了过来,铁塔般的汉子身上,像是刚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随着敌人的继续增兵,黄巾军这种用人堆的打法,正击在了宗员的软肋上。

    “守不住也要守,这是蛾贼们的最后挣扎了,我不能让这大好局势毁在我的手上!刘元帅正在回军的路上了,让弟兄们顶住,再坚持一下,等援军一到,就是蛾贼,覆灭之时!”宗员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喘着粗气的说道,“去把仓库里那五十坛火油全部搬过来,老子要让他们尝尝烤人肉的滋味!”

    “好,将军,我马上就去!”吴奂一拱手,急匆匆的朝城下跑去。

    很快,火油就搬了上来,这时,黄巾军也已经有人上了城墙了。

    “将军,火油全部搬过来了!”混乱的人群中,吴奂找到了宗员。

    “好,给我把他砸下去,往梯子上砸!”说着,一把抓起一坛火油,把冒头的黄巾军砍了下去,然后把火油罐往攻城梯下的人群中狠狠的摔了下去。

    “??!”

    火油罐砸在下面的黄巾军头上,立马四分五裂,里面的火油四溅飞出,其他人也有样学样,一溜的排开,把手中的火油罐都扔了下去。

    “什么鬼东西!”此时卞喜正站在城墙下,指挥部下军士爬城,一个火油坛正好砸在他旁边的一个正爬在攻城第上的黄巾军头上,那个黄巾军一下就头破血流,黑漆漆的火油也浇了卞喜一身。

    “点火把,扔下去!”见火油全扔完了,便掏出火折子,把浸过油的活把点燃,往火油罐落下的地方丢了下去。

    “轰”的一声,当掉落的火把接触到火油,立刻就把等城梯点燃,梯子上的人浑身带火的掉落下去,又把旁边人身上的衣衫点燃。

    接连不断的扔下去的火把,让城墙下的火势连成了一片。

    “??!快来帮我把火扑灭!”此时,卞喜的身上也成了一个火球,他的几个护卫想帮他脱了衣甲,却不想,卞喜的衣甲没脱下来,还把自己给引燃了,只得慌乱的挥舞着双手,扑打着火的衣衫,可粘了火油的衣服怎么可能是用手能够打灭的?

    旁边没被烧到的人,这时都不敢上前了,急忙的往后退去,以避开这熊熊的大火。

    “放箭,给我把他们都射回去!”等城梯着了火,上了城的黄巾军很快就被肃清了。宗员见城下的黄巾军正在退却,从地上捡起一张弓,搭箭就往城下射去。

    “嗖!”

    正中一个正在后退的黄巾渠帅的咽喉,那名黄巾渠帅瞪大了眼睛,双手抓住箭杆,想到把它拔出来,却使不出一丝一毫的力气,颓然地瘫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便没了气息。

    城墙上,其他的将士有样学样,也纷纷捡起了弓箭,往城下射去。

    黄巾军的弓箭手因为先前已经有人攻上了城,怕误伤到自己人,早已丟下了弓箭,加入到了登城的人群中去了。由于城下的火势凶猛,此时一片混乱,再去找弓箭已是不太可能了。

    城墙上的弓箭手由于没有了牵制,可以放心的射击,不大一会儿便把他们压了回去。

    “通知吴奂,往东西两边城墙各派一千人过去支援?!奔秸獗咴菔卑鸦平砭仆?,危险暂时解除,宗员便对身边的亲卫兵吩咐到。

    命令传达下去,很快,便有两支队伍往东西两边赶去。

    北城外,黄巾军阵前。

    眼看着黄巾军已经攻上了城墙,广平城就要攻破,却被一把火给毁了,张宝气的目呲毗裂,脑袋上青筋直跳。

    “去告诉卞喜,我再给他加一万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把这广平城攻下来,否则,让他提头来见!”

    “是,将军!”一旁的传令兵快速地向前面战场跑去。只是,没过多久,便又跑了回来。

    “怎么回事?”见传令兵去而复返,张宝恼怒的喝到。

    “地公将军,卞将军他,已经阵亡了?!贝畋拖铝送?,不敢看张宝。

    “这个废物!”张宝的拳头攒得紧紧的,“传令,全军压上,我亲自去!”

    “报!……”正在这时,一匹快马从后面赶了过来。

    “报…报告地公将军…官军…官军从后面过来了!离我们只有十里路了!”快马来到张宝跟前,马上的斥候翻身从马上滚了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

    “什么!这么快,可曾看清楚,是不是阳平城里来的官军?”张宝一把把那斥候提了起来。。

    “回地公将军!是骑兵,大群的骑兵!”

    “骑兵?阳平怎么可能还会有大量的骑兵?”张宝疑惑的皱着眉头喃喃道,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快,快去通知高升、严政、卞喜,赶快退下来,暂停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