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福田- 第146章 農商錢鋪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流氓小小兔 書名:農女福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童話故事里,愛情故事里,常有灰姑娘跟王子的情節,可惜那些都只是故事。

    什么叫做故事?

    故事就是要加上一句“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都是巧合”。

    而且,就算莫東來是王子,她夏舒也不是灰姑娘。

    吃過了晚飯,夏舒哄著二丫睡下后,就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老鼠打洞乃是天性,夏舒通過系統控制鼠群開始在在自家院子的周圍,在月湖鎮的各處打洞,為她的蛇群大軍準備巢穴。

    為了讓鼠群不至于過勞死,夏舒也沒敢讓這些小東西忙活一晚上,只是給它們分派了適量的工作,然后又準備了足夠的糧食給鼠群作為食物。

    果然,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看著鼠群將自家存糧的十分之一搬走,夏舒覺得自己就是那只可憐的羊。

    不過,這一宿的付出,成果也是顯著的。

    老鼠們挖了五百多足夠暗洞,足夠夏舒未來的蛇群安置。

    當然,若是蛇群的數量繼續擴大,夏舒就得擴大地盤了。

    現在的她,暫時只能在月湖鎮窩著。

    但是等她有了足夠的銀子,她絕對要打造一個自己的小國度。

    到那時,她要建一個大大的莊園,周圍的田地、山林都是她的。她可以控制數不清的動物大軍,不管是誰,都別想讓她妥協。

    只是要做到這一點,任重道遠啊。

    ……

    黎明醒來,夏舒做了早飯,便帶著二丫和邀月、憐星出門,她得去一趟縣城。想要達成的目標,需要銀子,更需要人。

    銀子好賺,跟鴻運樓合作,跟莫沁合作,都會給她帶來足夠的銀子。但是人,卻不是瞬間就能有的,尤其是忠心耿耿的人。

    未來的她,肯定是家大業大。

    靠著一般的買人之法,她可不一定能得到足夠忠心的追隨者。

    所以,夏舒的想法是,與其去買人,倒不如自己去培養。

    如今正是災年之始,雖然有恒隆米糧的低價糧出售,但對很多的佃戶人家來說,不能有好的收成,這一年就是白干。

    地主收租,或者會因為災年有所減免,但就算是減免,也是少部分。多數的地主都是貪得無厭,他們沒有一絲的憐憫之心。

    為了一家人能活下去,許多人家不得不賣兒賣女。

    夏舒沒想買人,買來的人未必忠心。

    她要做的是買心!

    若不是真到了絕境,又有幾個當爹娘愿意把自己的兒女賣掉?當然,那些沒有人性的惡毒爹娘是另類。

    若是遇到這樣的渣滓,夏舒也不介意把這些可憐的娃兒買回去。

    一行人直奔坂上縣縣,依舊是找了上次合作的那家牙行。

    買鋪子!

    夏舒準備在陽澄縣弄出她的第一家錢鋪。

    當然,她的錢鋪暫時只做借貸業務,不準備接納存款業務。

    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夏舒現在手頭的千多兩銀子,要開錢鋪簡直就是癡人說夢??墑率瞪夏?,夏舒昨兒就算計過了。

    她的這個錢鋪,只針對那些即將破產的佃戶、貧農,以坂上縣的經濟水平,足夠維持經營到鴻運樓分紅和美食館創收。

    簡單說,她這個錢鋪,只要維持一個月,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銀子進賬。

    農商錢鋪!

    這是夏舒給自己這錢鋪準備的名字。

    簡單易懂。

    當然,要讓農商錢鋪廣為人知,是少不得要多做宣傳的。

    而這個做宣傳的方式,夏舒也已經想好了。

    此番進城,她在坂上縣買了兩個鋪子,一個就是農商錢鋪所在,另一個則是準備用來做豆腐。

    豆腐這東西,大秦皇朝還沒有出現。

    大豆倒是有,但這里的吃法就是鹽水豆子,或者就是鹽炒豆子。

    豆腐的制作方式簡單,夏舒也沒打算藏著掖著。

    當然,在傳播豆腐制作方式的過程中,她的農商錢鋪也會隨之傳開。

    ……

    就在夏舒買了鋪子,又去牙行準備雇些人手的時候,她又遇到了夏家人。

    夏德功和夏明義兩人也在牙行里,兩人是來買人的。

    夏家人歸來,在坂上縣買了一幢大宅子,還在城外買了上百畝的上等好田。此番過來牙行,是準備買些使喚婆子和小丫頭,順便雇傭一些佃戶耕種他們的田地。

    夏德功和夏明義看到夏舒過來,都是愣了下。

    “大妹!”

    相比夏德功的矜持,夏明義就直接多了,他兩步到了近前,激動地看著夏舒。

    “麻煩讓一讓!”

    夏舒對夏家人無感,前身已逝,現在的他,可不想跟夏家人有任何的牽扯。

    “大妹,當年的確是我們錯了。難道你就不能給我們一個補償的機會?”

    夏明義看夏舒這么的不留情面,也是有些急。

    “你大妹已經死了,現在的夏舒,跟你們一家子,沒有任何的關系!”

    夏舒說的是實話,但內里詳情是不可能細說的。至于夏家人怎么理解,怎么想,不是她能左右的。

    她只需要表明自己的態度。

    “大妹,你怎么可以這樣說?就算我們當初丟下了你,但我們也是沒法子。而且,你當時懷著身子,怎么可能跟著我們一起奔波?”

    “你說夠沒有?”

    夏舒冷冷地望著夏明義,“如果說夠了,麻煩你讓一讓,我趕時間,可沒時間在這里跟你慢慢扯!”

    “老大,你回來吧!”

    夏德功終于開口。

    當年的事情如何,夏舒不清楚,前身也不清楚,但是夏家的人清楚,他們是不是問心有愧,他們到底是無奈的離開,還是根本就是故意忘記了前身,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夏舒不想跟這一家子有牽扯,因為他們能找借口拋棄前身一次,就能拋棄第二次。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夏家人,靠不住。

    別說夏舒現在過得不錯,就算是她日子過得艱難,她也不會跟夏家人再有一點的牽扯。

    她,沒那么賤!

    “大丫頭,當年是爹對不起你。你要怨我,我也沒什么說的?!?br />
    夏德功一臉真誠地望著夏舒,言語更是誠摯。

    “呵呵……”

    夏舒瞧了夏德功一眼,直接一個呵呵噠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