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王座- 215 所向披靡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巴山小顧 書名:血王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死!”

    大漢一馬當先,揮刀劈下。

    身形穿過雨幕,雨水被刀光所激,飛濺著朝卓立在院子中間的蘭丁格爾劈去。

    這些人從小樓內沖出來的時候,也向這邊望了望,不過,蘭丁格爾的動作很快,基本上,英格納姆沒有任何反抗便倒下,他們并未看清楚這個過程,所以,心中并沒有畏懼和不安。

    雖然,他們有些奇怪一個弱女子為何敢打上門來,大門為何不翼而飛,英格納姆為何倒在地上,卻也不曾細想,而是不管不顧地沖了上來。

    大多數在街頭混飯吃的家伙,其實并沒有什么腦子。

    迎著刀光,迎著飛濺而來的雨滴,蘭丁格爾向前跨了一大步。

    那漢子瞧得分明,蘭丁格爾的身形是向著自己的左側而來,明顯想要避開自己這一刀。

    他心中不由冷笑不已,要知道,他這一刀看似一去不回,其實卻留有余力,并沒有將力道使盡,想要避開這一刀,并非易事。

    故而,他握刀的手腕輕輕一擰,手中的砍刀也就改變了下劈的軌跡,在雨幕中劃出了一道非常詭異的弧線,夾雜著雨滴,砍向了他的左側。

    一刀落在蘭丁格爾的身上,眼看,便要將這美麗的女子砍成兩半截。

    漢子臉上露出得意的獰笑,就像是一只偷雞得逞的狐貍,他再次大喝一聲。

    “死!”

    下一刻,這獰笑就像是一朵假花凝固在了他的嘴角,他的眼神中,有著慌亂,有著恐懼,視線中,雖然明白無誤地一刀砍在蘭丁格爾身上,手上的感覺卻并非如此。

    不知道為什么,視覺出現了問題。

    其實,這是蘭丁格爾的天賦神通之一。

    能夠欺瞞其他人的視覺,不但是普通人,哪怕是超凡者,若是沒有防備,也會中招。

    她的這種超凡能量極其詭異,能量波動非常特殊,就連蘭斯城的防護大陣都沒有辦法監測,一般的超凡者在城內打斗都會采取快速作戰的策略,在防護大陣反應之前解決戰斗,就像當初在港口區的倉庫,那個墮落的超凡者喬布亞男爵便是如此,一分鐘之內想要解決掉瑞恩。

    這也是紅胡子站在小樓的頂端,不曾親自下場的原因。

    可以的話,他不想動用自己的超凡力量。

    當然,害怕被防護大陣監測,引來官方的超凡者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因,這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超凡力量對紅胡子這樣的野生超凡者來說,其實是一種負擔,使用得越多,他距離入魔也就越近,有了靠山之后,他也得到過靠山所屬家族超凡者的指點,對超凡知識也就有著了解。

    他的那些手下和同伴都很羨慕他,越長越年輕。

    他表面上沒有什么回應,聽到這些拍馬屁一般的羨慕,其實,內心卻是煩躁的。

    這就是他所擁有的超凡能量的副作用,逆生長對他來說是一種負擔,如果超凡力量使用得太多,最后,他也就會返老還童,變成嬰孩,就此死去。

    所以,明知道樓下的蘭丁格爾不簡單,他也沒有出手,而是任由手下先發起攻擊。

    這是試探,也是某種撞運氣,運氣好的話,也許不需要自己出手,手下們也就能解決這個不速之客。

    蘭丁格爾卻不存在他這樣的問題,只要痛苦足夠,只要能吸收足夠的痛苦,她的超凡能量也就源源不斷,只要她能夠承受痛苦的煎熬,自我意志不至于崩潰。

    因為和瑞恩之間有著信仰通道,也就能源源不斷地獲得黃金書的支持,類似于圣堂的神降,只不過程度要溫和許多,不至于落得灰飛煙滅的下場。

    那個大漢眼中,蘭丁格爾明明是向著自己的左側行來,這其實是一個錯覺。

    當兩者的視線在空中接觸的時候,他就已經中了招,視網膜中呈現的景象傳遞到神經系統而形成的畫面,全都是蘭丁格爾創造的。

    有點類似于監控鏡頭被黑客更改一樣。

    他的視覺神經如果是一個計算機系統的話,那這系統便已經被蘭丁格爾黑掉了,他只會看到蘭丁格爾想要讓他看到的畫面。

    現實世界,蘭丁格爾明明是向著他的右側行來。

    在周圍人看來,他就像一個睜眼瞎一樣,瘋子一般朝著沒人的地方揮刀砍去,而對手卻施施然走到了他身前,揮動袍袖,在他身上輕輕一打。

    然后,那家伙就像失去了慣性旋轉力量的陀螺,轉了一圈之后轟然倒地。

    這家伙撲得比較快,后面的幾個漢子這才跟了上來。

    見他敗得如此干凈利落,而且很是詭異地失敗,跟在后面的人中,也就有人感覺到不對,下意識地放緩了步子,也有莽撞之輩沒有眼力勁兒,又或者是明知道不對,卻因為速度太快了,來不及剎住腳步,仍然向著蘭丁格爾沖了過去,沒辦法回頭。

    如此,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咬著牙揮著武器向著蘭丁格爾砍去。

    有著四件武器向蘭丁格爾襲來,有刺劍,有砍刀,也有著短匕,有前有后,有左有右,形成了一個羅網,罩著了蘭丁格爾,讓她不可進,不可退,也不可閃避……

    這已經是本能了!

    哪怕有兩三個伙伴心悸,不曾上前,他們四人也足夠了,一旦動手,也就非常默契,很自然地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哪怕是騎士,面對這攻擊,身上若是不曾著甲,也沒有辦法硬扛,就算是動用斗氣,要想沖破這包圍圈,也會付出一些代價。

    蘭丁格爾不是騎士,也沒有多少實戰的經驗,甚至,小時候的玩鬧廝打不算的話,這還是她第一次和人打架。

    然而,就像哪怕再多的綿羊都沒有辦法傷害到雄獅一樣,蘭丁格爾和這些漢子的層次已經不同了,這在普通人看來密不透風的攻擊在她眼中卻處處都是破綻。

    能夠短暫遁入虛空的她根本就不受空間限制。

    所以,這些攻擊全都落了空。

    甚至,是怎么落空的,哪怕身后的那些人全都全神貫注地盯著,卻都一頭霧水。

    他們只看到蘭丁格爾的身影忽虛忽實,就像鬼影一般閃現,然后,圍攻她的那四個人就丟下了手中的武器,無聲無息地摔倒在地。

    不可力敵??!

    剩下的幾個人,有的猙獰地張大嘴巴怒吼著,給自己壯膽打氣,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就像小孩子面對恐怖一樣,歇斯底里……也有的扔下了武器,抱頭蹲在地上,嘴里吼著,我投降,這也和被嚇破膽的小孩子一般無二……機靈一點的,則轉身向后跑去。

    只是,所有的這些動作都沒有作用。

    蘭丁格爾像鬼影一樣在雨幕中穿行,臉上的表情漠然,眼神深邃,毫無表情,就像是一個木得感情的殺手,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寸草不生是形容詞,總之,不管是戰斗還是投降又或者是逃跑的那些家伙,他們最終的命運只有一個,那就是頹然倒地。

    頂樓上,探照燈旁,紅胡子面色陰沉。

    另一側,那個年輕的貴族臉上也沒有了笑意,哪怕嘴角依舊翹著,實際上,卻是故作鎮定。

    這時候,有一群人從小樓內跑了出來,全都手持武器,二樓的陽臺上,也鉆出了一群人,這群人手里拿著的卻是槍械,被帝國政府嚴格禁止不許在民間流通的魔石槍械。

    并且,這并非當初瘸子韋德手底下的魔石手槍,而是好幾把軍中所用的長槍。

    就好比水藍星手槍和AK的區別,在水藍星,哪怕是民間可以擁有武器的燈塔國,對類似AK這樣的自動步槍也是有著限制的,并非一般人可以擁有的。

    這就好比在水藍星的古代華夏,一個鄉間的豪強藏著弓弩和甲胄,某種程度上,這是可以被抄家滅族的行為,哪怕沒有造反之名,也有著造反之實。

    如果被帝國知曉紅胡子這個團體有著那么的魔石槍械,這個團體肯定會受到重擊,根本就不允許存在。

    所以,一般情況下,紅胡子都不會動用這些槍械,但是,現在就算他出手,也不見得能對付這個不速之客,既然如此,他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射……”

    紅胡子大喝一聲。

    陽臺上,持槍的那些漢子紛紛扣動扳機,魔石槍械彌漫著一陣紅光,這是槍械上的法陣啟動,魔石能量注入的表象,隨后,子彈穿過雨幕,形成密集的彈幕,向著小院中的蘭丁格爾激射而去。

    這只是第一波,隨后,又有著第二波。

    之所以禁止類似的槍械在民間使用,這是因為這類槍械的彈倉能夠裝五十顆子彈,可以扣動一次扳機射出一顆子彈,也可以在短短的一分鐘內將這五十顆子彈全部射出,相當于每一秒便能射出一顆子彈,這種情況下,哪怕是超凡者,

    在好幾桿長槍都瞄準自己的情況下,也很難躲避。

    蘭丁格爾能夠短暫的在虛空中穿行。

    但是,她的身體沒辦法長時間停留在虛空中。

    怎么也支持不了一分鐘。

    怎么辦?

    她仰著頭,望著子彈飛來的方向,眼神依舊漠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