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駕到- 第387章 姑奶奶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絕品杜少 書名:閻王駕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杜云沒有急著回江城,帶上小昭在甘州安頓了下來。

    說起來,從兩年前開始,小昭就過上了東躲西藏的日子,就算平時外出一趟,也是誠惶誠恐,深怕被重樓的手下盯上。

    所以當得知杜云要帶她在甘州游玩幾日,小昭激動不已。

    找好酒店,已經到了晚飯的點。

    這一天杜云跟小昭兩次大戰,又收服了麒麟劍,斬殺鬼王,體力消耗巨大,肚子早就餓扁了。

    于是開完房兩人就下樓上街,最后選定了一家人流火爆的大排檔。

    屋外擺著個巨大的燒烤架,兩位師傅忙碌不已。屋里則是坐滿了人,飄蕩著燒烤香味,在配上幾瓶啤酒,簡直是美妙絕倫。

    “兩位么?里邊請,正好還有個兩人桌?!?br />
    服務生笑容滿面,帶著二人來到大廳角落的一個小桌前。

    杜云知道小昭不喜歡人多,問道:“有包間沒?”

    “包間早就滿了,大廳也只剩下這一個空位,要不兩位湊合湊合?”服務生說道。

    杜云看向小昭,見對方點了點頭,便坐下來開始點單。

    “想吃什么?”

    “相公你點就是?!?br />
    杜云簡單掃了下菜單,喊道:“先來兩串大腰子補補?!?br />
    聲音蠻大,引來不少客人注目。

    服務生立即露出會心的笑容,然后朝小昭看去,發現這女人戴著面紗,看不清容貌。

    “好嘞先生,我們家的羊腰子貨真價實,吃上兩串保你今夜不眠?!?br />
    小昭俏臉一紅,恨不得挖條地縫藏起來。

    杜云就是隨口開個玩笑,想讓小昭盡快擺脫之前那種四處逃亡的陰影,隨后,他正色道:“把你們這的特色都上一份,羊肉串來五十串,牛肉串五十串,雞翅十串,素材各來點,再上一件啤酒,要邊疆出品的奪命大烏蘇?!?br />
    服務生愣了愣:“先生!你們兩個人能吃的了這么多么?”

    杜云笑道:“我現在能吃掉一頭牛你信不?別廢話了,催師傅烤快點?!?br />
    “好嘞!二位稍等!”

    服務生離開后,小昭小心翼翼的看著杜云問道:“相公!晚上還來么?我感覺身體吃不消了?!?br />
    杜云一口茶水差點噴出來,被小昭那副擔驚受怕的模樣逗樂:“你一會就安心吃飯,酒飽飯足后回去美美的睡一覺,等明天一早,我們去青城古鎮?!?br />
    杜云專門百度了一下,發現甘州這邊的旅游景點不多,經過挑選后,決定去青城古鎮看一看。

    小昭美眸大亮:“真的嘛相公?!?br />
    杜云忍不住在小昭頭上摸了一下:“我騙你干嘛?!?br />
    聊天的功夫,一盤盤散發著香氣的燒烤端上桌,很快,二人的小方桌都擺不下了。

    “美女!看你們桌都擺不下了,要不跟我們哥幾個湊一桌如何?”

    “呦!美女這一身是什么裝扮?還戴著面紗,該不是玩Cosplay吧?”

    隔壁桌的兩名壯漢轉頭看來,目光在小昭高挑細長的身體上來回打量。

    小昭臉色一冷,低頭不語,深怕容貌被外人看見。

    “小美女害羞了?哥哥們又不是壞人,你怕什么?!?br />
    “喂!小兄弟,你這妞不錯啊,我們這桌正好缺個喝酒的妹子,你不介意她過來陪我們喝幾杯吧?”

    一名壯漢挑釁的看向杜云,說話的時候擼起右胳膊的袖子,亮出一道青龍紋身。

    杜云哭笑不得,這種級別的小混混他已經看不上眼,跟幼兒園的小朋友一樣。

    “這就得問問我的女人了,看她怎么想?!倍旁頻乃檔?。

    那一桌有六個壯漢,臉上都露出玩味笑容。

    他們顯然是誤會了杜云的那一番話,還以為杜云怕了他們。

    “呵!算你識相?!備觳采銜譜徘嗔哪腥寺凍隼湫?,隨后看向小昭,肉麻的說道:“小美女!那種軟蛋怎么配得上你,你看哥哥怎么樣?哥在甘州一帶外號龍哥,你可以去打聽打聽,黑白兩道大多都認識我,要是小美女跟了哥,日后保你吃香喝辣?!?br />
    其余幾名壯漢開始起哄。

    “龍哥!你不厚道啊,這小美女是我先發現的,你可別跟我搶?!?br />
    “要不這樣,大家都不說話,讓妹子自己選?!?br />
    “哈哈!我看你們別高興得太早,這妹子身材沒的說,但遮著臉,說不定臉上長了個大瘤子或者紅胎記,到時候嚇死你們?!?br />
    那留著光頭的男人這么一說,大家的興致頓時減半,一個二個恨不得把眼睛貼在小昭臉上,透過面紗看清楚她的真容。

    小昭站了起來,身上靈力涌蕩,卻沒等她出手,杜云按住她的肩膀讓她坐回位置上面,然后側身看向旁邊那桌六人。

    “你們這是在調戲我的女人?”

    杜云一句話把六人問懵了。

    沉默片刻,六人放聲大笑。

    “哈哈!這小子急眼了!”

    “你特么瞪誰呢?知道哥幾個是什么人不,調戲你女人怎么了,要是再不滾,打得你滿地找牙?!?br />
    笑過之后,六人露出猙獰神色。

    店里還有不少客人,被這邊的氣勢嚇到,鄰近的有幾桌直接買單走人,還有膽大的幾桌則是坐看好戲。

    這時,那個服務生跑了過來。

    先是沖胳膊上紋青龍的壯漢賠笑說道:“龍哥!別生氣嘛,大家以和為貴?!?br />
    龍哥朝地上吐了口痰,罵道:“你算哪根蔥,也敢管老子的事?”

    服務生嚇得瑟瑟發抖:“龍哥誤會了,我哪敢管您的事,要不您看在老板的份上,就別把事鬧大了,不然我們不好做生意啊?!?br />
    龍哥是這家大排檔的???,經常吃完不給錢拍拍屁股就走人。

    “行!看在你們老板娘的份上,我退一步,只要那小子跪地喊我三聲爸爸,我就饒了他?!?br />
    服務生一臉難色。

    這簡直是咄咄逼人,換誰受得了這種屈辱?

    猶豫了下,服務生還是走到杜云身邊,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小兄弟,那龍哥是這一片的惡霸,兄弟眾多,聽你口音是外地人吧,我勸你還是按照龍哥的話照做,大不了離開這座城市誰也認不得你,總比挨一頓打好吧?!?br />
    杜云根本沒搭理服務生,看著龍哥冷冰冰的說道:“你們這種垃圾我懶得動手,給你們一次機會,跪地向我的女人大喊三聲姑奶奶,我便放你們走?!?br />
    服務生愣住了,心想這小伙子怕是腦袋不好使。

    龍哥勃然大怒,嘴里大罵的同時,一拳砸向杜云。

    在客人眼里,那一拳又快又猛,引起人群尖叫。

    可杜云看來,對方的拳頭像是電影里放緩的慢動作,他隨意抓去,捏住了龍哥的手腕,手掌發力,空氣里傳出了清脆的聲響,隨后便是龍哥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龍哥的手腕被捏斷了,手掌聳拉朝地,關節處的骨頭異常凸顯,把皮膚撐得老高。

    這一出手,杜云并未停止。

    他隨手拎起桌上的酒瓶,砸在光頭腦門上,瓶子里還有酒水,瞬間淋透光頭的腦袋,碎裂的玻璃渣陷入頭皮里,鮮血染紅了整張臉。

    瞬間解決兩人,杜云又抓起剛端上桌的一盤羊肉串,撒滿辣椒冒著熱氣的羊肉直接拍在一人臉上,辣的對方淚流不斷,一張臉幾乎等于毀容。

    砰!

    杜云一腳。

    力道掌控的剛剛好。

    一名男子被桌子擊飛,撞在后面的餐桌上,身體被卡在了兩張桌子中間,胃里翻江倒海,張嘴大吐。

    跟著一拳。

    從背后偷襲而來的男人面部中招,手中沒來得及砸下的酒瓶脫手落地,杜云一腳踢中那個酒瓶,砸中最后一人的頭部,一聲巨響,酒瓶碎裂,那人頭破血流。

    而這時,臉部中拳的男人倒飛出去,砸翻了一張餐桌,滿桌油污灑在他身上,狼狽不堪。

    前后不過十幾秒的功夫,龍哥六人全部喪失了戰斗能力。

    滿屋子都是慘叫聲,鮮血流淌,飄蕩著濃烈的血腥氣味,引起不少食客犯嘔。

    服務生看傻了。

    劇本完全發生了變化,沒想到那個外地來的年輕小伙身手如此強猛。

    “小哥!您息怒,別鬧出人命啊?!狽襠⌒囊硪淼目醋哦旁?。

    這時,店老板也來了,看著鼻青臉腫的龍哥六人,感覺像是在做夢。

    杜云無視了所有人的注目,大步走到龍哥面前,隨手一抓,拽住對方的衣領,像是拎小雞一般拽到半空。

    龍哥那條紋青龍的手還聳拉著,稍稍觸碰就疼的呲牙咧嘴,他徹底被杜云的手段震懾了,強忍著疼痛說道:“大爺饒命!是小弟有眼無珠,大爺今晚的消費小弟愿意買單,算是賠不是?!?br />
    杜云手一松,龍哥摔在地上,期間碰到了受傷的胳膊,痛的哇哇亂叫。

    “我早就說過了,要是想離開,跪地向我女人大喊三聲姑奶奶,否則的話……”

    杜云還沒說完,龍哥已經強撐著身子跪在地上,沖著小昭那邊大喊:“姑奶奶饒命!姑奶奶饒命!姑奶奶饒命!”

    龍哥一帶頭,其余五人也紛紛跪地。

    幾人聲音洪亮,響徹整個店鋪。

    小昭成為了全場焦點,心里有些不自在,聲音冰冷的說道:“都滾蛋!別再讓姑奶奶碰見,否則要你們小命?!?br />
    六人如釋重負,逃命般離開。

    很快,幾名服務生過來打掃衛生,之前招待杜云的小伙直接將二位請進一間大包,好生伺候起來。

    酒飽飯足后,二人回酒店休息。

    原本說好了今晚睡素的,可當小昭洗過澡亭亭玉立的站在床邊時,杜云沒忍住又睡了個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