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處處開外掛- 第702章 他究竟還打不打(三合一)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一本江山 書名:三國處處開外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無廣告!     “報!元老,前方發現叛軍主將亞歷山大*秦,他帶著騎兵擋在了我們的前面!”

    “嗯!亞歷山大*秦,他怎么不撤了?”川譜有種一好的預感,亞歷山大*秦突然停在這里等著他的大軍,肯定不是無緣無故的。

    一桿旗,一個人,一支軍隊立在那里。

    兩個附屬軍團不敢前進半步。

    如果沒有人記錯的話,基米納一戰,亞歷山大*秦面對的是一個常備軍團,一個附屬軍團,還有二萬的雜軍。

    但就是這樣,他用那少得可憐的五百騎硬是斬殺了總督,擊垮消滅了二萬雜兵。

    這才讓后來的第九軍團跟另外一個附屬軍團損失掉。

    人的名,樹的影,兩位軍團長不敢掉以輕心。

    等川譜來到前線,看到確實是許定帶著騎兵當在了前面,不由的疑惑起來。

    “川譜元老,你還真的敢追來,你不怕死嗎?”許定看到川譜的旗幟從中軍位置移動了前隊,冷嘲道。

    川譜眉頭緊鎖,身為一個元老,臨戰之時氣場到是很足,并沒有表現得很憤怒,全都暗暗藏在了身低。

    觀察了好一會兒,川譜才道:“秦!你想干什么?”

    “川譜,我說過我給你們的你們才能拿,我不給你們你們拿了會死,塞薩洛尼基送給你們了,那就送了。

    卡瓦拉送給你們了,那也送了。

    現在你們還要過來,那我就不高興了,你們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你覺得我還會送給你嗎?”許定指了指四周,微微翹起嘴角,整個騎兵齊齊拔出武器,散發出肅殺之氣。

    四周是什么地方?

    四周是平原,是平地,是一望無際的平原農場。

    這片平原可以接直延伸到科莫蒂尼,很寬很大。

    當然這是指在半島上,北極平原以北連綿的都是山區,只有沿海一帶才有平地,所以它就顯得大了。

    平原適合騎兵沖鋒,利于騎兵作戰,可以直沖,可以繞襲。

    總之這里是騎兵的天堂。

    所以許定將戰場選在了這里。

    “元老,看樣子亞歷山大*秦是想在這里跟我們交戰了?!幣桓鼉懦ぬ嶁訓?。

    川譜問道:“有把握嗎?聽說亞歷山大*秦的騎兵很強,裝備了特殊的武器,可以讓騎兵的戰斗力提升數個等級?!?br />
    “元老,我們沒有跟亞歷山大*秦打過,無從判斷,不過我建議大軍分作兩部,一個軍團放在正面,一個放在后面,后方的軍團先將盧斯河給占了,若出現不可預測的事情發生,不至于全軍崩潰?!閉飧鼉懦そㄒ櫚?。

    盧斯河就在后方不遠,乃是一個小卡點,是返回卡瓦拉的一個必經之地。

    北面從山脈流淌下來,在平原上的總度長不超過2里就能達到大海岸。

    如果盧斯河被敵人先控制,那他們將無法渡過河。

    出現意外,全軍覆沒。

    川譜道:“行吧,就按你們說的做,大軍準備好戰斗準備,我到要看看亞歷山大*秦究竟有多厲害,他的騎兵究竟有多厲害?!?br />
    商議完,川譜帶著一個軍團后撤,先控制了盧斯河,留下一個軍團在正面與許定對戰。

    這個軍團立即結陣,按三三制組成品字形梯隊防御。

    對付騎兵最忌諱的是拉長橫向,搞一字長蛇陣,顯然這個附屬軍團出來的軍團長也是有著不少作戰經驗。

    不過他們的所有動作,在許定這邊看來都是笑話。

    許定跟他們騎兵們一動不動,并沒有要進攻的意思。

    只是遠遠的看著,就是靜靜的看著。

    “什么情況,叛軍為何不進攻!”在后方的川譜看到前面這個軍團以經列陣擺出了防御陣型,只是許定方面并沒有進攻。

    相反過了一會,許定跟他們的騎兵們下馬坐在地上休息了起來。

    然后吃起了干糧,喝起了水,有說有笑,輕松愜意。

    這一幕讓羅馬人都驚呆了。

    這是什么意思?

    你們不是要進攻,你們不是要打嗎?

    老子褲子都脫了,你們不進攻不打了。

    你們是來野游的嗎?

    羅馬軍隊里很快有了騷動,然后議論紛紛起來。

    畢竟保持著陣形,手持軍械,維持著一定的姿態,這也是極耗費體力的。

    “軍團長,現在怎么辦,叛軍不進攻,我們是不是也可以休息!”有手下大隊長問道。

    這個軍團長搖搖頭道:“不行,不要掉以輕心,叛軍或許就是想這樣迷惑我們,讓我們放松警惕,一但我們松懈下來,他們可以翻身上馬,然后沖殺過來?!?br />
    騎兵的反應速度是快,一但上馬沖刺很容易殺到這邊。

    他們當不敢讓自己的步卒放松下來。

    時間能熬過任何人任何事?

    半個時辰后,維持隊形的羅馬將士們有些受不住了,紛紛請命休息。

    對方在悠哉悠哉的休息,他們卻要艱苦的硬熬。

    打還是不打好歹給句痛快話呀。

    軍團長想了想道:“來人,過去問問亞歷山大*秦,他究竟還打不打,為作一軍統帥怎可這么兒戲?!?br />
    這個軍團的一個騎兵小隊立即跑上前,不過許定等人還是在地上沒有迎戰的意思,反而是大部的將領的嘴里叼著根草,戲謔的盯著小心翼翼上前的敵騎。

    “亞歷山大*秦閣下,我們軍團長讓我問你,你們還打不打了,如果打請立即進攻,如果不打……”

    “如果不打怎么樣?”許定歪著腦地,拿起了身邊的長弓。

    這名騎兵小隊咽了咽喉道:“如果不打,也請閣下說句話,我們都是軍人,請不要做有辱軍人的事,是戰是退,請……”

    “咻!”的一聲話還沒有說完,這名騎兵小隊長胸口中了一箭,他底頭看了一眼箭羽,然后徑直掉下馬去。

    其它31騎立即催馬調頭往回跑。

    這支軍隊的軍才隊跟一眾將士頓時精神一抖,紛紛握上了武器,準備迎戰。

    主是后面盧斯河的川譜正釣著魚,也猛的抬頭,將所有美夢驅散。

    “要打了嗎?”

    川譜問道。

    手下張望了一下道:“好像沒有,亞歷山大*秦坐著射了一箭,他的騎兵沒有動?!?br />
    川譜的臉色更暗了。

    就坐著射了一箭,將兩只軍團都給嚇了一跳。

    “元老,我們軍團長差我過來問一句,要不要主動進攻亞歷山大*秦?”

    川譜站起來,眺望了一下許定的位置,想了想道:“不用了,這可能正是亞歷山大*秦想要看到的,我估計我們主動進攻,他會退,他一定有什么陰謀詭計等著我們?!?br />
    說完川譜補充了一句:“讓將士們休息吧!”

    傳話的人回來向這位軍團長匯報,這位軍團長聽完后,對手下各大隊長道:“傳令休息!”

    羅馬眾將士聞言,大松一口氣。

    憋了這么久終于可以休息了。

    這仗打得真是遭罪,打又不打,撤又不撤。

    不過現在好在可以休息了。

    不過他們剛剛入下武器席地而坐,對面的許定翻身上馬了,眾騎也躍上馬匹,然后敲起了鼓聲,大有進攻的意思。

    “快快!快站起來,快列隊,拿好標槍、拿好盾牌,拿好寬刀……”

    一時之間各咱叫喝聲不斷,剛剛坐下休息的羅馬將士們紛紛又站立起來,握好自己的武器裝備,又規規矩矩的排列好,做好了戰斗的所有準備。

    但是對面的許定等騎還是沒動,依舊在那里說說笑笑,一個個在討論什么有趣的事。

    還是不進攻!

    這一下所有羅馬將士們都想大罵了。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見許定等人還是沒有進攻,反而又下馬了。

    這位軍團長只好一擺手道:“休息!”

    一眾羅馬將士紛紛如蒙大赦,然后又坐下去休息,一個個歪斜著身體,不過手里還握著武器,并沒有全放下。

    果然他們才剛坐下一分鐘不到,對面的許定又上馬了。

    軍團長只好又喝令起立列陣。

    這一回結果還是一樣的,起義軍還是沒有進攻。

    又過了一盞茶的功夫,軍團長實在看不下去了,煎熬難忍,一揮手道:“休息!”

    很快川譜的人過來,對軍團長道:“將軍,元老有令,如果叛軍騎還玩同樣的花招,可使一半或是三分之一的部隊列陣警惕,其它人休息恢復體力,順便喝些水吃點干糧?!?br />
    剛說完,對面許定等人又上馬了,這位軍團長道:“一、二、三在隊列陣布防,其它大隊休息,騎兵警戒我軍左右兩翼?!?br />
    除了一、二、三三個大隊之外,其它所有羅馬將士們大呼萬歲。

    終于可以放心的休息一下了。

    隨著頭頂上的太陽一點一點的移動,一個時辰,一個半時辰,二個時辰很快過去。

    許定這邊不時休息,不時上馬做出進攻的姿態,不過羅馬軍隊這邊也因為有了先前的因對之***流警惕。

    看了看時間,估算了一下,許定道:“解決個人問題,半盞茶后所有人上馬作戰!”

    “是統帥!”這一下眾騎該上小號的上小號,上大號的上大號,休息的繼續休息,吃東西補充體力與好,喝水補充水份也罷。

    又或者擦拭武器,數好箭支,檢查馬匹異狀,調整馬鞍馬鐙等物。

    對面的羅馬軍隊見一這邊的的情況,一個個小聲嘀咕道:“都說亞歷山大*秦的叛軍騎是最精銳的存在,軍法嚴格,但是現在怎么這么散慢!”

    “是呀!不是聽說他非常的勇猛,無人可擋嗎?怎么不敢進攻我們?盡瞎折騰我們?”

    “這一次不會又是玩花樣,想坑我們吧!”

    “我看應該是……”

    羅馬將士們這一回對許定等眾騎的形為沒有了原來那么強的防范意識了,開始有說有笑的侃了起來。

    畢竟起義軍的假動作搞了一上午了。

    也沒見他們真的殺過來。

    就是川譜跟其它軍團長,副軍團長們也抱有一樣的態度與觀點了。

    此時川譜大概在想亞歷山大*秦玩這么一手,應該是想拖延時間吧,想將他們阻擊在進入平原的門口。

    不過突然有人指著海岸南邊喊道:“快看!快看,那是……”

    川譜等人聞言朝南邊看去,只見海上無數的黑點以經漸漸靠近。

    一條條大小不一的船只使向岸邊。

    船上并未懸掛帶有明顯標識的旗幟。

    “這是我們的戰船嗎?羅馬城那邊派來的支援?”

    有羅馬將士問道,不過旁邊沒有人能回答他。

    將領們則看向川譜。

    川譜搖搖頭道:“不是我們的戰艦隊,他們應該還要幾天才能到卡瓦拉,所以更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這些軍團長跟副軍團長這才恍然大悟過來。

    是呀,羅馬帝國的水軍不可能這么快出現在這里,而且他們必然會掛羅馬帝國的旗幟。

    現在這支水軍并沒有懸掛旗幟,那他們只能是敵人。

    是叛軍的。

    不是說叛軍水軍北上了嗎?

    他們又折回來了。

    “預備!做好準備,都看東方,不要看海邊,不要看海邊,打起精神來,都起來,都起來……”

    正面的這個附屬軍團的軍團長,揮舞著長劍,騎馬沖過一個個大隊的間隙,不斷的提醒。

    還在休息的七個大隊,紛紛站起來,趕忙列陣。

    因為對面的許定這一次是真的發動了沖鋒。

    戰馬踏出重重的步伐,四蹄不斷的踩踏在松軟的泥土里,隆隆的席卷之聲從地面傳導過來。

    這個軍團的羅馬人知道這一回起義軍是真的要進攻了。

    不過因為連續的休息,使得他們有些不太適應起來。

    身體的力量好像被抽空不少。

    此時在面對騎兵的沖鋒,雙腿竟然有些打哆嗦。

    “放箭!”許定沖在前面,取弓射箭,身后眾騎同樣如此。

    紛紛開弓,在離著羅馬軍才百十步的時候,突然將箭射了出去。

    射完許定驅使戰馬往北而去,并沒有直接沖擊羅馬軍團。

    身后的眾騎同樣如此,射完箭跟著許定往北而去。

    就這樣一波又一波的箭矢射向了羅馬軍隊之中。

    雖然直接距離只有短短的五十米,不過因為慣性還有馬匹高速行進帶來的加速度,還是將起義軍騎兵手里的箭矢射向更遠的地方。

    “立盾!”

    “咚咚咚……!”

    無數的箭矢盯在盾牌上,不過還是有不少箭矢鉆進了空子,射在了羅馬士兵的身上。

    尤其是后面幾排。

    “該死!”這個軍團的軍團長見到此情此景,忍不住罵了一句。

    在近一些,自己的部隊就能投射標槍了。

    一般情況羅馬人的重標槍殺傷距離是二十米左右,輕標槍在三十到四十米。

    而起義軍剛好卡在五十米之外,就轉向了,這讓羅馬軍隊沒有機會投射標槍,哪怕是殺傷力不強的輕標槍也還達傷知的有效距離。

    只能說許定以經摸透了羅馬軍隊的這一特點,直接算計好了。

    這讓羅馬軍隊相當的郁悶與被動。

    對方能打你,你打不到對方。

    弓的平均射程至少是五十米,臂力好的一百米也正常,像許這樣的二百米是至少。

    所以起義軍完全可以用大漢輕騎兵的打法,就是纏著不停的襲射。

    直到將對方耗沒為止,當然前提是所帶的箭支足夠。

    往北拉拉距離后,許定又拐回來,沖擊羅馬軍隊的左翼。

    這位軍隊長忙指揮道:“左翼三個大隊立即換陣防御,不要讓叛軍騎兵沖過來?!?br />
    雖然剛才那一波騎射已方傷亡不多,對整個軍團來說可以是微乎其微,不過卻讓這位軍團長有了新的認知。

    騎兵還能這么打,亞歷山大*秦果然是一個絕世難纏的對手,是大羅馬的禍害。

    又是一波箭雨,這一次左翼的三個大隊并不沒有協調好,準備得并不充分,一下子傷亡了一百多人。

    不過許定還是沒有破陣,又帶著眾騎拐了回去,然后又回來沖擊騎射。

    不斷的削弱這個軍團的士氣與兵力。

    蚊子小也是肉,一次一百幾十的,也夠羅馬人喝一壺的。

    這讓這位軍團找的壓力斗增。

    當然他的壓力還不是最大的,川譜才是。

    因為就在許定發動進攻的時候,索羅斯帶著他的水軍使到了近海岸,大船開始放小船,中等船只或是小船直接

    使到淺灘,開始下船登陸。

    當然還有一些奇怪的船上,船倉都沒有,或者說是故意拆除了。

    船上被安了一架投石機,船上運著石料,后面還有一艘補給船,給這船補給石料還有船員力士。

    “預備!發射!”

    這些投石機都是許定到了卡瓦拉才讓工匠大量制做的,都是屬于小號或是中小型,投射的石料也不是很大,不過距離相當遠。

    足夠打機川譜等軍了。

    隨著索羅斯一聲令下,一臺臺投石機往岸上轟了過去。

    剛剛列陣準備反擊起義軍登陸的羅馬將士,紛紛被擊中或是嚇得往兩邊躲避。

    好好的軍隊陣形一下子就被打亂了。

    各船上的投石機不用在指揮,各忙各的,用最快的速度打出石彈。

    川譜面對隨時可能砸到自己身上的石彈威脅,只好命令部隊往岸內撤,拉開與投石船的距離。

    這時索羅斯的水軍紛趁機沖上岸,跳下船登陸上岸。

    當然還有中小型的戰船沿著盧斯河水出??謔沽私?,隨同的當然還有投石船一樣被拖拽過來。

    投石機朝著盧斯河兩岸轟砸,打得本以亂了陣形的羅馬軍隊躲得更為徹底,紛紛遠離河岸。

    “元老這樣不是辦法,我們根本擋不住叛軍的水軍進入內河航道,按這樣的速度,叛軍遲早會占據有盧斯河,我們要早做準備?!幣幻本懦ざ源ㄆ姿檔?。

    川譜的臉色陰晴不定,看看正與許定交戰的那個軍團,在看看身邊這個被起義軍打得沒法還手的附屬軍團,最后一咬牙道:“撤!全部撤過盧斯河,我們回卡瓦拉?!?br />
    “殺!”此時所羅斯的部隊全面登陸,蜂擁一般的朝著岸上的羅馬軍隊沖來。

    很快起義軍水軍就與羅馬隊軍最近的大隊支隊交戰一起,雙方拼命博殺,混戰成一團。

    不過源源不斷的水軍不停的加入,數量上一下子反到占了優勢,打得這些羅馬軍隊節節后退。

    這讓川譜撤離的決心更大了,下面的軍團長跟副軍團長也無心在戰,帶著部隊直往西撤。

    很快盧斯河被水軍戰船給霸占,水軍將士們趕跑了川譜,奪取了盧斯河的控制權。

    索羅斯也跳下船,踩在踏實的地面上,長劍指向東邊的羅馬軍隊道:“給我將投石機搬下來,砸了他們,我們要消滅他們……”

    一眾水軍濁世末這才停止對川譜的追究,紛紛來到東岸集結,然后同樣是結陣,朝著被川譜拋下的這個軍團壓去。

    起義軍人數占了點優勢,而且還有許定等眾騎不停的在襲繞沖殺。

    這只羅馬人的軍團面領著兩面夾擊,這團長不得不做出新的調。

    不過士氣進一步下挫,元老都跑了,他跟他的軍團被叛軍給包圍了。

    可笑的是包圍他們的竟然是輔助用的騎兵,還有不善打陸戰的水軍。

    “射!”

    搬移下來的投石機有一架算一架,移動羅軍隊后面,然后瘋狂的砸石頭。

    很快這個軍團也受到了剛才川譜一樣的待遇。

    打下幾十塊之后,羅馬軍開的陣形開始出亂斷層的混亂。

    手持盾牌跟標槍的羅馬軍隊被飛來的石頭打得不知道往哪里走。

    “進攻,不用防御了,給我沖,跟叛軍近身博殺……”

    這位軍團長終于在不保守,完全放開了打法,催馬沖向水軍,與他一起的還有這個軍團的騎兵,也跟著往索羅斯等的方向沖殺過來。

    索羅斯忙指揮道:“結陣給我擋下來,投石機繼續,弓兵放箭,槍兵給我挺住,盾兵給我穩住了……”

    “投射!”

    水軍的弓兵射完一波箭矢,羅馬軍隊以沖到了二三十米,然后將輕重標槍都投擲了出去。

    密集的標槍如雨飛來,好在水軍也是有準備。

    前面的盾牌擋下不少標槍。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中槍倒地。

    就算盾牌擋下的標槍,卻也不好移動。

    羅馬人投完標槍,紛紛拔出腰間的短劍跟寬刀,撲殺過來。

    索羅斯跟他的水軍將士也手握武器,往前一頂,將沖上來的羅馬人給刺倒。

    當然更多的人在同伴倒下手,依舊往前猛沖,兩軍頃刻發生短兵相接的肉搏,血戰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