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女仙君-正文卷 第437章,冒牌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淡淡竹君 书名:无上女仙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沃特福德对狼队直播 www.alwqdq.com.cn,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辰旋涡旋转的速度出奇的快,即便是最外围的星辰,鄢然也只能捕捉到其一闪而逝的残影。

    由此可以想象,中内围星辰旋转的速度有多么恐怖了。

    这也是为何,广贺天尊以及仙界其他各方势力没有探查过这星辰旋涡的根本原因。

    凝视着星辰旋涡,鄢然面色严肃的举起了斩星剑。

    “咻!”

    斩星剑上慢慢萦绕起了璀璨的星芒,这些星芒快速化为一束束发丝粗细的光丝,朝着旋转的星辰席卷而去。

    在斩星剑的超控下,高速旋转的星辰旋涡速度稍微变慢了一些。

    至少,在天眼的运转下,鄢然能捕捉到最内围星辰的运动轨迹了。

    摸清了星辰的旋转速度和轨迹,鄢然身形一闪,‘嗖、嗖、嗖’不断在星辰之上跳跃,飞速朝着星辰旋涡内飞去。

    旋涡之中,星辰之力相互牵引,又相互排斥。

    一飞进去,鄢然感觉就好像是进入了绞肉场。

    强大的星辰之力,差点没将她四分五裂。

    她这肉身还是和莲蓬融合了,若是换成其他任何人,即便是大罗金仙,估计也得生死道消。

    而且好几次,因为星辰之力的拉扯,她差点跟旋转中的星辰撞击到一起。

    与高速飞行的星辰相撞,即便她有莲蓬相护,就算不死,也得重创。

    当有惊无险的飞入旋涡之中,迎接她的又是扑面而来的狂暴杀机。

    她进入了一个什么空间?

    一个极其不稳、遍布空间裂缝的星空!

    在天眼的透视下,鄢然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条条或大或小,或粗或细的空间裂缝如天网一般遍布整个星空。

    进入的刹那,土莲的就浮现了出来,帮她抵御下了空间裂缝的切割和吞噬。

    可即便是这样,她的双臂也布满了血痕。

    不过,她也看到了让她驻步和冒险的东西。

    一面散发着规则符文、刻着‘玄’字的白色旗帜。

    “没想到‘玄’字九天旗居然在这里!”

    然而,要想拿到这面九天旗却不容易。

    九天旗所在之地,宛如一方黑洞,空空如也,连空间裂缝也不见一条。

    看上去,这好像比其他各处更安全,可鄢然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为何?

    九天旗溢散的规则符文,一飞出旗面,就会迅速消失。

    规则符文蕴含着强大的规则之力,转瞬间就将其溟灭,可想而知,九天旗所在的黑洞有多么危险。

    很快,事实就印证了她的猜想。

    星空中横飞的一颗星辰,刚一飞入黑洞,连声响都没发出一丝,就瞬间炸裂,化为齑粉。

    “难怪那位上古的广贺天尊守着三重天这么久,也没能取走九天旗?!?br />
    如此危险,没有绝对的实力,谁敢轻易踏足?

    看看如激光束一般铺陈在星空中的空间裂缝,鄢然反复验证了无数次去往九天旗所在的路线,最后找到一条危险最小的。

    将土莲运转了起来,鄢然小心翼翼、全神贯注的朝着九天旗靠了过去。

    “嘭、嘭、嘭!”

    土莲不断被空间裂缝切散,又不断被凝聚出来。

    就这样,鄢然一步一步靠近了九天旗所在的黑洞。

    远远的,鄢然就停下了脚步,祭出土莲试探危险程度。

    土莲阴阳二纹齐聚,一进入黑洞,二纹就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光芒交汇,凝聚出一个个灰色符文。

    在灰色符文的运转下,土莲一步步朝着九天旗靠去。

    然而......

    阴阳二纹上的光芒并没有持续多久,就暗了下去,光芒一暗,灰色符文消失,随即,土莲就立马化为了乌有。

    见此,鄢然松了一口气。

    还好,维持了一段时间,没有像那横飞的星辰,一进来,连个水花都没有,就被泯灭了。

    沉吟一会儿后,鄢然就开始搭建莲花台。

    一朵朵土莲不断被凝聚了出来,一朵接着一朵,一重接着一重,溟灭了又补上,如同搭台一般,一点一点朝着九天旗铺陈过去。

    幸亏土莲子结了出来,否则,她也没法凝聚出如此多土莲来,就算她再眼馋的九天旗,也得空手而回。

    当土莲台接触到了九天旗,为了增加稳定度,鄢然又凝聚出了数朵冰莲。

    冰莲一没入土莲,瞬间,土莲台就变成了坚硬的冰莲台。

    “咻!”

    顿时,鄢然就快速飞身朝着九天旗袭去。

    ------

    与此同时,广贺仙宫。

    一个紫发紫衣少年和一个粉衣少女正鬼鬼祟祟的朝着仙宫后方摸去。

    琴相莲神色担忧的说道:“雷泽,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雷泽兽随口就说:“有什么不好,难道你真的想看到小音娶那个广乐仙子?”

    琴相莲急忙摇头:“不想不想?!?br />
    雷泽兽:“那不就结了!只要我们将通往九天旗的通道钥匙拿到手,小音的那讨厌鬼师父就没法强迫小音了?!?br />
    听到这话,琴相莲也不满了起来:“北宸天尊为何要强迫仙上嘛?明知道仙上不喜欢那个广乐仙子,还让他去比武,还必须赢,真是讨厌?!?br />
    以前她还觉得雷泽叫仙上的师父讨厌鬼很不礼貌,如今,她都想这么叫了。

    雷泽兽冷哼:“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那九天旗!”

    琴相莲凝眉:“雷泽,以我对仙上的了解,按理说他是不会同意北宸天尊这样的无理要求的,可为何这次他......”

    化形之前,她一直长在仙上的长琴仙山上,十分的清楚,仙上和北宸天尊之间的关系有些紧张。

    等她化形之后,她虽回了莲族,可也知道,仙上不再插手北圣地的一切事物了。

    老实说,这次在广贺仙宫看到仙上,她真的非常惊讶。

    闻言,雷泽兽脸上就浮现出了怒气:“还不是讨厌鬼拿出了一块极阴木威胁小音?!?br />
    琴相莲诧异:“极阴木?!很贵重吗?可仙上也不是看重宝物之人呀?!本退闼枰跄疽餐耆梢宰约喝セ袢÷?。

    雷泽兽脸色一夸,神色低沉的说道:“对小音来说,那极阴木很贵重,因为那是小然的,里面韵养着黑娃的一缕神魂?!?br />
    担心琴相莲不知道黑娃是谁,雷泽兽特意解释了一下:“黑娃是一条黑狗,是小然的灵宠。你说,如此一来,小音能不屈服吗?”

    琴相莲沉默了一会儿,想到在蛮州遇到过的鄢然和三足金乌,试探着问道:“雷泽,你说小然前辈可能还活着吗?”

    雷泽兽叹了一口气,摇头道:“小然是被血祭剥去了道果,神魂俱灭,是不可能还活着的?!?br />
    闻言,琴相莲眉头一皱:“雷泽,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之前不是跟着蒂老去了一趟蛮州吗?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位前辈,她身上有我熟悉的气息?!?br />
    雷泽兽:“什么气息?”

    “就是促使我获得生机的气息?!彼底?,琴相莲快速将鄢然给她防身的土莲祭了出来,“你看,这就是那位前辈给我的?!?br />
    看着琴相莲手中的土莲,雷泽兽目光闪了闪,“小然也喜欢莲花,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呀?!?br />
    他也想小然活过来,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说血祭,就说彼岸花灯灯芯是小然和小音神魂所铸,花灯熄灭,这就说明,小然的神魂早已消散,这是做不得假的。

    “真的吗?”

    琴相莲有些失落,这事她也告诉过蒂爷爷,蒂爷爷也说不可能。

    雷泽兽拍了拍琴相莲肩膀:“走吧,不要想这些了。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将通道钥匙拿到手?!?br />
    ------

    广贺仙宫后方的一座精致宫殿中,广乐正在仙娥的服侍下梳妆打扮。

    雷泽兽和琴相莲要盗取的通道钥匙,此刻就在广乐仙子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小旗,广乐眼角弯了弯。

    在之前,她十分的反感自己父亲拿她做交易,可一想到,来人之中有乐音,她心中的怨气和不满也就消散得差不多了。

    只是......

    想起乐音冷淡疏离的面庞,她心里就有些没底。

    这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媪走了进来。

    看到老媪,广乐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喜婆婆!”

    喜婆婆一脸慈祥的看着广乐仙子,摆了摆手,将殿中的仙娥打发了出去。

    “广乐,你真的有意北圣地的那位乐音上仙?”

    广乐神色一紧:“婆婆,你不喜欢他吗?”

    喜婆婆摇头:“我喜不喜欢有什么要紧,最主要是看你自己?!?br />
    广乐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我觉得他挺好的?!?br />
    见此,喜婆婆眼中划过一丝担忧:“可是,我看他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你,比武的时候也是一副交差应付之态?!?br />
    “广乐,这感情之事,最是讲究个你情我愿,婆婆实在是担心,他是冲着九天旗而来,而不是为你?!?br />
    闻言,广乐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婆婆,你以为如今坐在主殿中的那些人,有谁是真的冲着我这个人而来的吗?”

    广乐苦涩的摇了摇头:“没有,一个也没有,他们都是为了九天旗,而我,只是他们得到九天旗的跳板,仅此而已?!?br />
    “父亲这人你也了解,既然我摆脱不了成为交易筹码的命,为何又不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呢?”

    “哎......”

    喜婆婆叹气了一声:“我广贺仙宫何至于此!”

    广乐无奈的说道:“有什么办法呢,广贺仙宫想一直留在三重天,就必须得和未来的三重天之主打好交道?!?br />
    对此,喜婆婆不甚赞同:“以广贺仙宫的实力,我们不是非得留在三重天的。就算要留,也不一定要看未来三重天之主的脸色?!?br />
    广乐摇头:“婆婆,你想的太简单了。不留在三重天,你觉得我们能去哪里?地仙界,九州四海地盘早已被各族瓜分干净了,一、二重天倒是重现了,可你觉得那位仙君会无缘无故的接受我广贺仙宫吗?”

    “我虽不常在仙界行走,可也知道,仙界各方对上古仙人是十分忌惮的。更别说,我广贺仙宫势力还不弱,谁敢轻易接收?”

    喜婆婆面色一叹:“原以为天河复苏,九重天再现是好事,如今看来,倒让我们的境遇越发艰难了?!?br />
    广乐笑了笑:“确实是好事呀,三重天要是一直不稳定下去,即便有定海神珠相护,我广贺仙宫也支撑不了多久的?!?br />
    广乐还想说什么,突然,眼角余光扫到一道光影,顿时,神色一凛,“谁?!”

    喜婆婆目录警惕:“怎么了?”

    广乐凝眉:“刚刚看到一个人影从殿外闪过?!?br />
    喜婆婆:“你坐着,我去看看?!?br />
    说着,喜婆婆就飞身出了大殿。

    见喜婆婆追了过去,广乐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刚准备收起通道钥匙,也出去看看的时候,陡然感到一阵心悸。

    一回头,就看到一道紫色闪电朝自己迎头劈来。

    “是你!”

    说完这两个字,广乐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切~”

    雷泽兽踢了踢躺着地上的广乐,嫌弃的说道:“居然这么不经劈!”

    一把拿过广乐手中的小旗,雷泽兽快速离开了大殿。

    等到喜婆婆折返回来的时候,看到昏迷的广乐,以及消失不见的通道钥匙,顿时勃然大怒,直接传音通知了正殿中与各方势力谈笑风生的广贺天尊。

    ------

    看着手中的小旗,雷泽兽和琴相莲相视一笑。

    雷泽兽:“通道钥匙已经到手了,如今该通知小音离开这里了?!?br />
    闻言,琴相莲面露担忧:“仙上会跟我们走吗?这钥匙毕竟是我们盗取来的,有些不太光彩?!?br />
    雷泽兽:“有钥匙就不错了,还管什么光不光彩!”

    说是这么说,可雷泽兽心中也有些没底。

    这通道钥匙,广贺天尊可是告知了仙界各方势力。

    若是无人知道这钥匙的存在,他们偷了也就偷了。日后就算有捕风捉影的传言,他们不承认就是了。

    可这事被广而告之了,他们日后只要一拿出钥匙来,仙界各方立马就知道了。

    到时候,北圣地免不得要背上偷盗的名声。

    这样的事,讨厌鬼肯定是要阻止的。

    他要阻拦,小音就走不了。

    要怎么才能让小音不顾一切跟他们离开呢?

    突然,雷泽兽脑中灵光一闪:“我想到办法了?!?br />
    “什么办法?”

    琴相莲先是神色一喜,可随即,目光就变得呆滞起来了。

    只见,雷泽兽身形一转,紫光流转,直接当着她的面,就变成了一个紫衣女人。

    而这个女人还十分的面熟。

    雷泽兽满意的打量了一下现在的自己,见琴相莲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的样子,得意的挑了挑眉:“看到现在的‘我’,我保证,小音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追上来的?!?br />
    小然,为了不让小音娶那个广乐仙子,我只能对不起你了。